我們都注定做不成唐鳳,但為什麼你不能是你?

#革命式生活 #01唐鳳 革命式生活用唐鳳開場,並不是想蹭他集寵愛於一身的討喜程度。而是發現這幾乎是近兩年的社會現象,尤其在會議中,有許多人刻意模仿他的溫文儒雅,跳針與幽默,現學現賣的模樣實在是令人覺得矯情。 這樣的「唐鳳化」日趨嚴重並不使人意外。因為台灣的教育就是給予一個仿照與攀比的對象,讓人們自小習慣找到一個目標追尋,而不是認識自己。但要達到唐鳳的廣闊性,也不是轉眼間的事情,或許可以仿照一個頻率或是樣子,但其中的知識深度,多點出發的網狀思考能力本來就是靠著多年培養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