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革命式生活 #01唐鳳

革命式生活用唐鳳開場,並不是想蹭他集寵愛於一身的討喜程度。而是發現這幾乎是近兩年的社會現象,尤其在會議中,有許多人刻意模仿他的溫文儒雅,跳針與幽默,現學現賣的模樣實在是令人覺得矯情。

這樣的「唐鳳化」日趨嚴重並不使人意外。因為台灣的教育就是給予一個仿照與攀比的對象,讓人們自小習慣找到一個目標追尋,而不是認識自己。但要達到唐鳳的廣闊性,也不是轉眼間的事情,或許可以仿照一個頻率或是樣子,但其中的知識深度,多點出發的網狀思考能力本來就是靠著多年培養。

諸多的「偽鳳者」開始想將格局拉大,但在硬塞入許多本身經驗或者是時代上的框架思想後,開始有著頻繁的尷尬出現,說穿是用柔順繞著多角度來說服你,但前後邏輯不貫通,最後的結果變成有開會好像沒開會,有重點卻沒有方法的羅生門集體聚會似的,累積半年後,才決定拿唐鳳開刀。

不過別誤會,我也喜歡唐鳳,只是他的課題不屬於任何人

唐鳳、德國GQ、
圖片來源:Taiwan in München

通常我們說對方拒絕溝通的時候
我們是說對方拒絕聽,但並不是對方拒絕表示。

如何跟不理性的人溝通?世代間怎麼好好溝通?|唐鳳|2017未來大人物

影片中,唐鳳:絕大部分的溝通,其實他是發生在不是理性思考的層面(38秒處)。

然而直到第14分鐘,看著slido刷新的同時,會發現底下的觀眾並沒有在38秒的時候把這句話聽懂,而是持續提出各自立場後的相同問題。

怎麼會有這種事?因為真的有辦法產生非自我共鳴的人,在38秒處就可以理解到自己與唐鳳間的差異。這個差距並不是高低之分,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,也有自己的性格基因。溝通上換位思考是必須,但如果要學習唐鳳從多利基點出發,尋出各自的知識路徑,並且將自己的主人格抽離到一邊,分離出第三人格,讓自己的主意識在旁觀看目前完全屬於接收方的自己,並同時吸收對方的非理性後,將其的所有資訊做出總結再做溝通。

我無意神格化此人(也是因為他真的很神不用格狀化),但如果你聽過網狀思考,或許就可以感受到唐鳳的思維方式並不驚人,而是知識涵蓋量令人結舌,以及各項知識總結後的解決方式獨樹一格,你可以練前者,但後者無法習得。

不過真正的關鍵是,為什麼不是練習這種思維,然後產生一個自己的處理方式。而是跳過練習,學一個模樣?

與眾不同是常態,與之相同是錯覺。

TRASH《希望你回來 I Don’t Wanna Say Goodbye》
圖片來源:youtube,TRASH《希望你回來 I Don’t Wanna Say Goodbye》

所以真正想說的是,不必成為偽鳳者,但也可以成為同種思維迴路的人,只是性格截然。

我一直很喜歡 Trash|I don’t wanna say goodbye裡屈中恆詮釋的那位無法與新世代溝通的父親,其實他們是因為焦慮而成為無法理性思考的人。在他们的世界裡,看著我們這些78年級比較叛逆的孩子,就像我父母從小總是對著我吶喊「你為什麼一定要跟別人不一樣」這句話。

然而事實是,人在本質上從來就不一樣

革命式生活|因為過去,所以你才是你。

人在所有相對應關係中,很容易產生某一個時代的共通語言,簡而言之「過往造就一個人的現在」,那是一個十分尷尬的課題,因為沒有人永生,所以其實世代之間或許有共同的歷史認知,卻沒有對於某些經驗上的情緒共鳴。我曾經跟朋友爭辯過發現另一半做過的荒唐事跡,要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這件事情?

朋友:如果他真的離過婚,我一定要馬上跟他分手(她懷疑在男友另一個國家有過別段婚姻)

Alpha:那你為什麼這麼喜歡他?

朋友:我喜歡成熟有責任心的人,也喜歡人生很波折的人,因為他們懂得珍惜,但離婚就很沒有責任感

Alpha:你有沒有想過,或許就是因為離婚所帶來的痛苦,造就他對你產生更高的責任心而吸引到你?』

過去造就現在,現在人與人之間很難去理解彼此,不單是因為現在的社會結構相較於以往更加複雜,有更多的原因是來自人大多不理解自己的喜好,又或許只想要這個喜好的結果,而不接受過程。有些不堪的過去所帶來的轉變,往往會是當下的對象成為吸引你的關鍵因素。但卻因為過去而無法接受一個如今適合的人,這不是邏輯很衝突的事情嗎?

你想要這樣的存在,卻想跳過成為這樣個性的養成,有怎麼遇得到這種人?

接受過去造就的自己,你就不會成為偽鳳者。

之所以說唐鳳的課題是他的,就是因為沒有一個人的過往是相同的。放大來看,可能有過非常相似的經驗,但其實發生事件當下的環境、溫度、對方的語氣、你的呼吸頻率全都不一樣,這些所有細小的因子影響我們對於一段回憶的感知,進而產生自身獨特的人生。

「革命式生活」其實就是嚴謹地看待過去的自己,並理解自己最深層的內心過程,產生未來的行為模式,進而在理解自己的過程中追根究底所有的相對元素。不看果,而用原因去看為什麼。

就像回想45年級生,在我們長大過程中吼著:你為什麼一定要跟別人不一樣!時的內心感受。

說穿,他們當時接受的是黨國教育,不能講台語、穿著要相同、有髮禁、制服同高、課文內容全都是以同值化作為教育的目標,來讓社會更加容易被控管。理所當然「獨特」這件事情是不存在於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的,又怎麼可能接受九年一貫教育+科技爆發下長大的我們追求成為獨立個體的存在呢?

從這個支點去明白,彼此看待世界的方式,其實自小就荒唐般的截然。

相同之所以是錯覺,因為時代變化莫千

當用這樣的邏輯方式去看待一個自己崇景的對象後,會理解與其模仿他的皮囊,不如嘗試去理解他那獨特又吸引人的特質根源,讓思路上的結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,轉變成更好的自己時,才能真正的離這個人更接近一些。畢竟彼此都源於不同的時代,不同時代也蘊藏著不同的平行世界。低頭看看手上的掌紋,其實已經說明一切。

我們終究都無法成為唐鳳,但唐鳳也永遠無法成為我們。

你即是你,不用苛責自己溫柔的說話,也可以用同一種途徑擁有不同質量的溫度。

觀看更多文章
品牌空間設計|革命式生活

Click Here

過往經歷
設計作品|相關採訪報導

Click Here

合作邀約
設計案件|品牌合作|演講課程

Click Here